第4节 裙带关系
发布时间: 2021-04-07 04:27:4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老流 浏览次数: 评论:0

(上接第3节 逼近核心)

第11阶段的抓捕结束没几天,2015年4月15日,“洗车”行动第12阶段旋即开始,这一阶段的主要针对目标是劳工党司库若昂•瓦卡里•内托,抓捕理由是他利用一家图文出版社,将建筑商的回扣转给给劳工党,用来做竞选费用。

当然,这一过程中,他自己和家人也捞到了不少油水。因此,除了他本人被抓,他的妻子吉塞尔达和女儿娜雅拉也都被要求前往警署做陈述。他的大姨子玛丽斯当时在巴拿马参加工会组织的一次国际会议,等她返回巴西后,得知自己也在抓捕名单中,于是自行前往库里蒂巴投案。

根据尤素福、科斯塔和巴鲁斯科等人的供词,瓦卡里是劳工党与巴西石油公司高管、掮客和建筑商的对接人,由他来决定怎么把劳工党应得的那一份进行分配。但是很显然,瓦卡里否认了一切指控。他说,他从未拿过不合法的钱财。即便如此,莫罗仍然认为,他拥有“巨大的政治影响力”,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即便有媒体报道,劳工党内部许多要求将他解职,但是他仍然安之若素地待在司库这个关键位置上”。

警方很快就找到了更多的证据。涉案的塞达尔油气公司公司老板奥古斯托•里贝罗•门多萨揭露说,他应杜克和瓦卡里的要求,将部分合同的回扣打给劳工党控制的阿提图德图文出版社,两笔资金加起来达到150多万雷亚尔。为了掩人耳目,2010年和2013年他的公司与这家出版社先后签了两份合同,并且伪造了虚假发票。

此外,瓦卡里还涉嫌要求相关的公司以捐赠的名义将说定的回扣款打给劳工党。

尤素福那边提供的文件表明,他曾应瓦卡里的要求,将一笔资金交到他指定的位于圣保罗的一个地址。而警方查到,那个地址正是他的大姨子玛丽斯的家。玛丽斯当时买了两套房,花了24万雷亚尔,自称用的钱来自她被公司解聘的补偿金。但是警方在解密她的银行资金往来流水单中,没有发现她和公司之间的大额钱款往来。比较符合的数字是来自一家律师事务所的20万雷亚尔,但是她无法解释这笔钱的缘由。调查发现,这家律师事务所的老板是一位前劳工党议员。

而瓦卡里的妻子吉塞尔达,也被调查人员盯上了。她在2008年的收入申报表中,声明自己花了50万雷亚尔买了一套房子,但是在她的资金往来流水单中,警方发现随后她收到了来自CRA渔业公司的一笔40万雷亚尔的钱款。几天之后,她就转出了30万雷亚尔,支付给原房主。调查发现,CRA渔业公司属于尤素福的一位手下。两笔日期相隔这么近的资金进出,不免让人产生联想。

此外,瓦卡里的女儿娜雅拉,短短几年间,个人资产也快速增加,在2009年至2014年即从20万雷亚尔增加到160万雷亚尔。警方调查她的银行账户发现,她至少收到了来自父亲的13万雷亚尔,来自母亲的28万雷亚尔,来自姨妈的34.5万雷亚尔。这三位长辈慷慨大方的举动,在警方看来十分不正常。在巴西,亲戚之间谈感情可以,但是几位长辈争相给晚辈钱,尤其是大额钱款,显得就有点奇怪了。

莫罗认为,在瓦卡里犯罪事实这么确凿的情况,劳工党还保留着他司库的职务,说明他在劳工党内拥有很强大的影响力,“有可能会操纵证供”。

他这番话说出来几天之后,劳工党就再也坐不住了,终于免去了瓦卡里的职务。

(下接第5节 暂时出狱)

网友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加载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