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 逼近核心
发布时间: 2021-04-07 04:25:1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老流 浏览次数: 评论:0

(上接第2节 艺术爱好者)

“洗车”行动继续以它稳健的工作节奏,步步逼近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的核心人物,也就是那些得到了最多好处、甚至可能是腐败案始作俑者的政客们。

2015年4月10日,已经被终止议员任期的前劳工党人安德烈•瓦加斯在“洗车”行动第11阶段的抓捕中落网。这一阶段被命名为“A Origem”(源头),可见调查人员对起名这件事,确实是很上心的。

安德烈•瓦加斯其实父姓伊拉里奥,母姓才是瓦加斯。但是“瓦加斯”这个姓在巴西实在是太有名了,因此他从政后选择了以母姓打天下,尽管他母亲家似乎与前总统热图利奥•瓦加斯没有太多渊源。

1964年,安德烈•瓦加斯生于巴拉那州北部的阿萨伊,1990年加入劳工党。他的政治生涯起步于隆德里纳(尤素福的掮客生涯也是起步于此),他从隆德里纳市议员做起,一点点累积政治资源,当选了州议员,最后又当选为国会众议员,最风光的时候被选为第一副议长,权势无边。

一年前,“洗车”行动刚发动不久,著名的《圣保罗报》于2014年4月1日刊登了安德莉亚•萨迪(后来成了环球电视台驻巴西利亚出镜记者)的一篇调查报告,披露安德烈•瓦加斯一家于这年的1月3日,乘坐尤素福安排的一架Learjet 45私人飞机,前往巴西东北部休假。这趟梦想之旅花了10.5万雷亚尔,所有费用均由尤素福支付。

这则报道发表后,安德烈•瓦加斯极为震怒,他对外解释说是自己付了航油费,还说自己会提供相关文件证明旅行费用是自己支付的,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拿出来。到最后,他甚至求记者:有什么冲我来,放过我的家人。

或许算是老乡的缘故,安德烈•瓦加斯和尤素福往来密切,时常发发信息打打电话。在他愉快地踏上北部之旅时,他一口气给尤素福发了10多条信息,从飞机内饰到飞行员到机库,事无巨细,详细汇报。警方调查发现,在2013年9月至2014年3月间,两人互发了270条信息。最后一条发于尤素福被捕前5天。之后,更多的证据表明,就连他参选隆德里纳市议员的费用,都是尤素福买单的。

就像孔尚任《桃花扇》里写的那样: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安德烈•瓦加斯的“楼”就塌了:他先是辞去了副议长职务,几天后又向国会请假、暂停众议员的工作,最后因怒于劳工党“见死不救”,又宣布脱党。其实,劳工党本想帮他免于被取消众议员任期,但是囿于大势,不得不“挥泪斩马谡”。最终,安德烈•瓦加斯在当年12月10日被国会宣布取消任期,8年内不得参选公职。在这次有关取消他任期的投票中,359人投票支持,1人反对,6人弃权。投反对票的是他曾经的劳工党同僚、来自东北部塞阿腊州的一名议员。

几个月后,安德烈•瓦加斯在他位于隆德里纳价值200万雷亚尔的豪宅中被捕。说起这栋挂在其妻名下的豪宅,他们在申报资产的时候,只报了50万雷亚尔,但是其前任主人在卖方时向税务局申报的金额则是98万雷亚尔。因此,检方认为安德烈•瓦加斯夫妇存在洗钱嫌疑。

此外,安德烈•瓦加斯还因为尤素福的公司业务,向巴西卫生部施加影响。两人之间的信息往来明确地表明了这一点。

最终,2015年9月22日,安德烈•瓦加斯因索贿受贿和洗钱等罪,被莫罗判处14年零4个月入狱徒刑。2017年4月,他这套瞒报价值的豪宅,又给他增加了4年零6个月的刑期。

这还没完,2018年8月17日,他又被牵扯进一起涉及巴西联邦储蓄银行的洗钱案中,又多了6年的刑期。

(下接第4节 裙带关系)

网友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加载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