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 晕眩的民主
发布时间: 2021-04-09 06:19:1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蓝山老流 浏览次数: 评论:0

(上接第14节 红颜知己)

2019年6月初,我前往圣保罗准备报道美洲杯。利用开幕前的闲暇,我拜访了莉安·安德拉德。这位老太太是一位知名的左派人士,她的父亲是巴西著名建筑业大亨,家财万贯,但是这一点却不妨碍她从年轻开始就把生死置之度外,投身于民主运动。

莉安·安德拉德在圣保罗的居所位于一处别墅云集的街区。她家也是两层的小别墅,但是装修却极朴素,进门是个小门厅,布置成书房的样子。墙上有一张大照片,是巴西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佩德罗·波马尔的。莉安说:波马儿是她的精神导师,为了纪念他,她的二女儿就叫佩德拉。

是的,她的二女儿就是佩德拉·科斯塔,2020年好莱坞最佳纪录片提名影片《民主的边缘》的导演。尽管这部纪录片最后惜败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监制发行的《美国工厂》,但是因为它真实记录了巴西当代政治乱象,而成为一部现象级作品。如果是从影片葡文原名来翻译的话,翻为《晕眩的民主》更为合适。

2003年,钢铁工人出身的卢拉就任巴西总统,2006年大选中成功连任。2007年初,在卢拉开始第二个任期的时候,一句葡语不会的我到任巴西利亚。四年之后的2011年初,在见证了罗塞夫这位巴西历史上首位女总统就职之后,我离任回国。学会了一点葡语,交了一群朋友,巴西四年成为我重要的一段人生经历。2013年10月,我重返巴西,直到今天。

佩德拉在片子中纪录下来的场景,很多我都是现场见证。那些年里的卢拉是一个风云人物,尽管没读过什么书,但脑子并不笨,多年的工人运动给予了他一副好口才,极富煽动性。许多学富五车的人士都说,再复杂的东西,卢拉都有办法给你简单化,让老百姓也能听得明白,这是他的本事,读书多的人都未必如他。

2011年1月1日,卢拉两届任满,成功将政权移交给他一手栽培起来的罗塞夫。这时候的卢拉,个人声誉达到巅峰,民意支持率达到了87%。八年任期,他几乎是凭一己之力,将巴西带进了世界前十大经济体之列。巴西还是2014年世界杯、2016年奥运会的主办国,荣耀无以复加,一个国家的高光时刻莫过如此。

2年后我重返巴西,时局已然大变。曾经清正廉洁的工运领袖,不少人已然蜕变成了脑满肠肥的腐败分子。一场“洗车”行动深度清洗了巴西政坛,不论左派、右派,“腐败”一时间成了共同标签。卢拉被控收受建筑商奉送的一套三跃层“楼中楼”公寓和一处农庄,上诉未果,攒了10多年刑期。2017年4月,卢拉被要求投案自首。我前往圣保罗市往南的圣贝尔纳多·杜坎普,卢拉藏身于位于这里的巴西钢铁工人工会总部,成千上万的支持者自发赶来,将总部大楼四周街区塞得水泄不通,试图阻拦联邦警察对卢拉的抓捕。

在卢拉入狱前,罗塞夫已经因掩盖年度财政赤字遭弹劾下台,让人不由得不感慨世事变化快,等不到三十年,十三年就河东河西了。他们所在的劳工党竞选代码是13号。从2003年卢拉上台,到2016年罗塞夫下台,恰好也是13年。劳工党的人私底下说:我们都已经执政13年了,再不下台就跟独裁差不多了。劳工党在台上的时候,党员人数全国第一。等到罗塞夫被弹劾,党员人数急剧下降,一些骑墙派纷纷与劳工党撇清干系。有一次跟一位劳工党籍众议员吃饭,他感慨道:什么世道,真是树倒猢狲散!

罗塞夫其实是个挺清廉的政治家,在巴西政坛算是一股清流。但是,做人太清高,就容易没朋友。佩德拉在国会里采访了一位议员。这位老兄说,罗塞夫这人,没有人情味,多少年了连手都不跟我们握一下。在动不动就拥抱就亲吻的巴西,这种做法确实太另类,以至于在她四面楚歌之际,副总统反水,众人落井下石,轻易就被弹了下去。2016年8月31日,罗塞尔弹劾案尘埃落定,特梅尔宣誓就职,我站在国会的一个角落里,被巴西第一大报《圣保罗报》摄影记者收进他的镜头里,在第二天这张报纸的通栏照片中看到了自己。

因为我的来访,莉安特意将她手边有的中国图书整理出来,摆在书架上。我临走时,她说,我年纪大了,没精力读书,你看上哪些就拿走吧。我随手拿了一本,是一位巴西企业家的访华见闻,书名叫《我看见了中国:巨人再不会沉睡》。内页有作者的题赠,赠送的对象是卢拉。莉安说:这是我在卢拉的书房看到的,卢拉随手就送给了我。

(完)

网友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加载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