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节 红颜知己
发布时间: 2021-04-09 06:17:4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蓝山老流 浏览次数: 评论:0

(上接第13节 卢拉归来?)

2018年4月,莫罗逼迫卢拉入狱,要求这位前总统在巴西当地时间4月6日17时前到库里蒂巴联邦警察局报到并入狱服刑,否则警方将对他采取行动。

但是卢拉并没有把莫罗的威胁放在眼里,4月7日是他亡妻玛丽萨的67岁冥诞,他一直等到参加完为玛丽萨举办的弥撒活动之后,才只身登上早已等候多时的联邦警察局专车。卢拉有情有义的举动,更是得到追随者的肃然起敬。

在库里蒂巴的监狱里,卢拉的日子过得波澜不惊,平静而单调,不过他的感情世界倒是出现了涟漪。

卢拉这位红颜知己名叫罗珊吉拉·达席尔瓦,大家都叫她冉娅(Janja)。冉娅出生于圣保罗,早在1980年代就加入了劳工党,据说在1995年卢拉的一次竞选活动两人结识。她的职业是社会学者,媒体甚至扒出了她的月薪高达1.7万雷亚尔,在巴西算是中高收入了。

卢拉的第二任妻子玛丽莎与卢拉结发超过40年,在2017年2月去世。巴西媒体爆料,2017年12月卢拉好友希科·布瓦克在圣保罗举行演唱会,卢拉前往捧场,结果又遇到了冉娅。从这个时候开始,两人开始交往并相爱,但一直对外保密。

卢拉在狱中时,冉娅经常去探望。当时冉娅获得许可,每周可去探视一次,每次1小时。她同时开始在自己的社交媒体网络上发表支持卢拉的消息。2019年4月,一名记者爆料,卢拉出狱后要和冉娅结婚,于是冉娅这个人就这么一下子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2019年11月8日卢拉获得暂时出狱权利的时候,冉娅推特上写的是:“明天我去接你,等我。”

这一天,卢拉走出监狱,当着众多支持者的面与冉娅拥抱亲吻,正式公开了这段关系。卢拉当时是这样说的:“我要向你们介绍一个此前我说过的人,你们不一定认识,我要介绍的就是我未来的伴侣。你们知道,在狱中时候我完成了一个壮举,就是找到了爱人,她也接受和我结婚,她非常有勇气。”

当时,卢拉的支持者们听得热血沸腾,高喊着:“亲一个!亲一个!”

然而卢拉出狱后两人并没有急于结婚,毕竟卢拉只是暂时获得释放,终审判决结果没有出来。两人打算以后到东北部名城萨尔瓦多买房子,但这个计划也被搁置。

如今,冉娅和卢拉就住在圣贝尔纳多·杜坎普,但住的是一套此前卢拉保镖的房子,而不是与前妻玛丽莎共住的那套。

冉娅现年54岁,她和卢拉还有三条狗狗住在一起。最有名的一条狗叫做“抵抗”,是当年在监狱外守护卢拉的“释放卢拉”运动营地中的一条流浪狗。

卢拉的一个朋友说:“我还记得‘抵抗’是一条小狗仔的时候,一直在营地里。有一天,冉娅去收养了它,但那个时候大家还不太认识冉娅。”

卢拉出狱后,他们将“抵抗”带回了家。卢拉也非常喜欢狗,在一些疫情期间的视频采访或者直播中,经常还能够听到狗叫。冉娅曾在去年隔离期间发过和卢拉一起在家的图片,图中卢拉亲自下厨。

去年底卢拉去古巴拍摄奥利弗·斯通关于拉美民主的纪录片,冉娅也一同前往。大家都说,两人好像是去度蜜月的。只是卢拉在旅途中感染了新冠,在古巴隔离了一阵子才回到巴西。

两人到底何时结婚并没有明确说法,因为卢拉应该“迫切要去战斗”。他身边不少朋友都说,卢拉像一只“牢笼里的狮子”,现在狮子被放出来了,他肯定是想继续战斗的。毕竟2022年总统选举,左派战胜现任总统博索纳罗的希望,仍然在卢拉的身上。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两人结婚,歌星希科·布瓦克会是证婚人,这是去年6月布瓦克生日的时候冉娅说的。

(下接第15节 晕眩的民主)

网友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加载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