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 暂时出狱
发布时间: 2021-04-09 06:14:0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蓝山老流 浏览次数: 评论:0

(上接第11节 君臣反目)

2019年11月8日下午,巴西前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走出位于南部城市库里蒂巴的联邦警察局临时监狱,暂时结束了1年7个月的牢狱生活。

在前一天晚间,巴西最高法院11位大法官投票表决,以6票支持、5票反对的胶着票数,推翻了一项实行了长达三年的强制规定,即要求被定罪之人在首次上诉失败后立即入狱。投票结束后,巴西最高法院当晚通过决议,认为二审被判有罪后入狱不符合宪法,因为嫌疑人还有最后一次上诉机会。

这项裁决可使包括卢拉在内的近5000名正在上诉的囚犯被释放,但释放罪犯需由法院针对具体案件,逐案决定是否释放。卢拉的辩护律师在得知巴西最高法院投票表决结果后,第一时间请求释放因二审判决有罪而入狱的卢拉。库里蒂巴所在的巴拉纳州司法机构8日接受了卢拉辩护律师的请求,批准卢拉出狱。

从2018年4月入狱起,卢拉在监狱中待了580天。这位劳工党领导人2017年被一审判决在海滨城市瓜鲁雅住宅案中犯有贪腐和洗钱罪,获刑9年6个月。卢拉团队上诉后,2018年1月联邦第四地区法院维持一审定罪并把刑期延长至12年1个月,同年4月卢拉被捕入狱。2019年4月,其刑期减至8年10个月20天。

卢拉之前位于联邦警察局库里蒂巴总部的临时牢房,面积并不大,不过区区15平方米。因为是办公室改建,所以倒是没有铁窗。进门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床,边上有一张桌子四张椅子,桌子上堆着一摞书和一些纸张。服刑期间,只有小学学历的卢拉倒是看了不少书。在这个仄逼的空间里,除了卫生间和衣柜,倒是还有一台跑步机,算是对这个前总统的优待了。

因为卢拉的入狱,联邦警察临时为他装了一台平板电视,但是只能收看公共电视台。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作为铁杆球迷的卢拉自然也不会闲着。他也写了不少球评稿,不过由于身在狱中,作为球评嘉宾,他的球评只能由别人在电视转播时代读。卢拉的追随者们在联邦警察局库里蒂巴分部门口安营扎寨,每日为卢拉祈福,这也使得库里蒂巴成为拉美左翼人士的朝圣胜地。

狱中的卢拉时常有访客,除了他的几个儿子以及儿媳、孙儿女之外,还有他的女朋友罗珊吉拉·达席尔瓦,说巧也巧,恰好与莫罗的太太同名,不过熟悉的人通常都叫她冉娅(Janja)。除了家人之外,前总统罗塞夫、劳工党主席霍夫曼,巴伊亚州长鲁伊·科斯塔和马拉尼昂州长弗拉维奥·迪诺,以及阿根廷总统南德斯(当时尚只是当选总统)、乌拉圭前总统穆希卡、哥伦比亚前总统桑佩尔等人,也都特意前来探监。

卢拉入狱期间,除了出庭应诉之外,仅获得一次短暂出狱的机会,被特许参加他所钟爱的一位孙儿的葬礼。年仅7岁的亚瑟是桑德罗之子,因脑膜炎病逝。卢拉的出狱变成了一场政治秀,在位于圣贝尔纳多―杜坎普的墓地,大约500多人参加了葬礼,他们高喊“释放卢拉”“卢拉,巴西人民的斗士”等口号,热情欢迎他的到来。墓园周边,围绕数十名武装军警戒备。两小时后,卢拉神情哀戚地离开,他对支持者挥了挥手并和数名民众握手,接着就由军警护送返回监狱。

根据联邦警察局2018年4月的估计,监禁卢拉的费用每个月大约要30万雷亚尔。这样算起来,卢拉在狱中一年多,全部费用要580万雷亚尔之巨。

卢拉出狱时,迎接他的除了冉娅,还有霍夫曼、2018年劳工党的总统候选人费尔南多·阿达等一众人。

(下接第13节 卢拉归来?)

网友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加载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