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 掮客落网
发布时间: 2021-04-02 05:21:1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老流 浏览次数: 评论:0

阿尔贝托•尤素福有无数部手机。他知道,通过跟踪手机信号和通话内容,警方很轻易就能找到他。为此,他与自己关系网中每一个重要人物,都使用一部专门手机进行联系,避免因为交叉联系,被警方顺藤摸瓜。这些年来,他之所以能够太平无事,部分也是归功于他的小心谨慎。

但是,这一次,他终于还是栽在了手机上头。

2014年3月17日凌晨,私人飞机落地巴西东北部城市圣路易斯的时候,他掏出手机给女儿打了电话报平安。“我不该开手机,不该打那个电话。但是我答应女儿了,我只想告诉她我一切都好,”被捕后,尤素福懊悔地这么说。

这一天,是“洗车”行动开展的第一天,除了抓捕尤素福,警方还在巴西利亚、里约热内卢等地同时展开行动。在当时,没有人预料到这个行动的广度和深度,也没有人能够预料到,最终会导致巴西政坛“强震”。

警方盯上尤素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了。

前一天,联邦警察的四名探员已经在尤素福位于圣保罗维拉诺瓦孔塞松区的豪宅门口蹲守着。他的这套公寓,当时估价是380万雷亚尔,仅物业费一个月就要3094雷亚尔。小区住户非富即贵,进出的都是豪车。探员们住在附近的一家酒店,计划第二天一早展开抓捕行动。

但是这一夜显得无比漫长。在“洗车”行动总指挥部,位于南部的库里蒂巴,当晚值班的警长马尔西奥•安塞尔莫接到汇报:尤素福手机信号出现在圣保罗孔戈尼亚机场附近。莫非走漏了风声,尤素福想溜?安塞尔莫立即将这个情况告知正在圣保罗蹲守的小组。

后来,尤素福坦白:“我周五就定好了飞机。计划周日晚上9点半起飞。我9点离开家。我不时看看后视镜,提防有可疑的人跟踪我。车子直接开进了机库。虽然飞机晚了几分钟才起飞,但是一切正常,飞行得很顺利。”

3月17日早上2点,尤素福和同伴出现在圣路易斯的卢泽洛斯酒店。圣路易斯是马拉尼昂州首府,濒临大西洋。这座城市虽然最早由法国人所建,但却有“巴西最葡萄牙化的城市”之称,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文化遗产名单。

卢泽洛斯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离海边只有几步路。尤素福带着两个一模一样的黑色箱子。和他同行的男子带着一个略小的箱子,腋下夹着一箱葡萄酒。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酒店监控系统录了下来。

尤素福入住704房。他的同伴马尔科•坎波斯入住1312房。尤素福的两个箱子中的一个,装着140万雷亚尔。两人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将这笔钱交给当地的一个人。这笔钱给的有些蹊跷,但是因为与“洗车”行动暂无关联,所以我们先不理会这个细节。

在库里蒂巴,安塞尔莫安排手下人挨个给圣路易斯的酒店前台打电话。

“卢泽洛斯酒店,你好。”打到卢泽洛斯酒店时,前台值班人员接了电话。

“我想问一下阿尔贝托•尤素福入住了没有?”

探员的想法本来只是确认一下尤素福是不是住在这家酒店,没想到前台人员立刻就把电话转到了尤素福入住的704房。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尤素福吃了一惊,不过他还是接了起来。

“喂?”

库里蒂巴的警方人员立即挂断了电话。

尤素福是一个精明的人,他立即起身下楼,到前台查到了来电号码,随后回到房间,拨了这个电话。

电话接通了。“这里是联邦警察。”对方说道。

“抱歉,我打错了。”尤素福挂断了电话。

尤素福知道,大难终于临头。根据巴西法律,除非是现行犯罪,警方只能在天亮之后才能抓人,这样他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他身边有钱,还有一架可供支配的飞机,是溜还是留?但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留。“我是一个敢于面对困难的人,尽管我知道需要面对莫罗这样的法官。”他后来说道。

随后,他带着一口箱子离开房间,乘坐电梯径直来到马尔科的房间。十分钟后,两手空空的他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

6点钟,天还没大亮。圣路易斯联邦警察已经在安塞尔莫的调遣下,敲响了尤素福的房门。尤素福束手就擒。看到他这么配合,警察甚至都没给他上镣铐。他随身带了7部手机,后来警方在他公司的办公桌上,又发现了27部手机。

之后,警方通过调阅酒店监控录像发现,尤素福的同伴马尔科当天中午带着一口黑色箱子离开酒店,3点半之后独自返回酒店,没带着箱子。随后,他上楼拿了那箱葡萄酒,告诉工作人员,这几天有人会来取。这一天夜里,马尔科从容退房离开。他留下的那箱葡萄酒,之后被马拉尼昂州民事办公室的一个工作人员过来取走。

(下接第2节 一辆路虎)

网友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加载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