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 “电视塔加油站”
发布时间: 2021-04-02 05:17:2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老流 浏览次数: 评论:0

(上接第2节 一辆路虎)

在巴西利亚城市规划中,总统府、国会大厦和高等法院位于城市的东头,其中总统府在国会大厦左边,高等法院位于右边,两者隔着三权广场遥遥相对。在国会大厦两侧,一条宽大的部委大道直通城市尽头,中间是一片宽阔的绿地。

距离国会大厦大约3公里处,矗立着一座电视塔,除了发射电视和广播讯号的功能之外,它还是游客必到的一个打卡地。电视塔上有一个观景平台,可以将城市核心区域的美景尽收眼底。

卡洛斯•哈比卜•沙特尔的加油站就位于电视塔附近,因此他给自己的产业注册了“电视台加油站”(Posto da Torre)这个名字。这是一个颇具规模的加油站,在“洗车”行动开始前,加油站共有16个加油泵,每天前来加油的车辆在3000至3500辆左右,日销售汽油5万升左右。除了提供加油业务之外,加油站还有一个小吃店、一间洗衣店以及一个兑换所。在巴西,外币是不能自由流通的,游客需要在银行或者兑换所将自己携带的外币兑换成巴西雷亚尔。当然,巴西人出境游,同样需要将雷亚尔兑换成美元。银行兑换手续比较麻烦,限制也多,所以许多人选择在兑换所进行兑换。

沙特尔有过前科,在1990年代曾因非法经营外汇业务而与其父一起服刑1年半,他当时以开旅行社为名,实则是主营外汇买卖。不过,他出狱后根本没想过痛改前非,依然驾轻就熟重操旧业。

一般来说,加油站都会同时提供洗车业务。在巴西,这样的洗车业务叫“Lava a jato”,意思是“喷射清洗”。尽管“电视塔加油站”没有这项业务,但是在为这次抓捕行动取代号的时候,女警长艾丽卡•马雷纳一时兴起,还是坚持以“Lava Jato”命名了这次行动。“为什么少了一个a,当时我是想玩一个文字游戏,”她后来说。

2014年3月17日这一天,在尤素福和科斯塔分别被捕的同时,“电视塔加油站”老板沙特尔也迎来了联邦警察的拜访。针对他的罪名是:长期从事有组织犯罪,实行非法金融服务,协助他人与境外进行未经允许的外汇买卖,造成国家外汇流失。

警方之所以会关注“电视塔加油站”,是因为一次实名举报。

赫尔墨斯•马格努斯在南部城市隆德里纳经营一家小公司,名叫杜内尔工商公司,生产电子产品。有一度,马格努斯在资金上遇到了困难,四处寻找投资人,有人就介绍他认识了雅内尼。在第一次会面时,雅内尼就慷慨地提出,他可以出资100万雷亚尔,但是以后公司的财务由他来管,手头拮据的马格努斯答应了。

2008年6月20日,有人在圣保罗将第一笔28804雷亚尔的资金存到杜内尔公司的账上,解了马格努斯的燃眉之急,让他有钱给员工发工资。之后,又有多笔钱在外地以现金形式存到公司账上。陆陆续续地,雅内尼承诺的100万雷亚尔在这一年的6月至11月间,都打给了杜内尔公司,但是马格努斯不知道的是,其中有三分之一来自沙特尔。

在马格努斯眼中,雅内尼是一个很粗鲁的家伙。因为天生心脏有毛病,他常觉得自己要猝死。无时不在的死亡威胁也造成了他及时行乐的性格。“每个周六上午,他都要请上一堆朋友,举行烧烤活动。他会来接我,带我一起去。他经常说,‘只有他和前部长若泽•迪尔塞乌有能力搞倒当时的总统卢拉’”,马格努斯说。

联邦警察对马格努斯的举报高度重视,开始秘密调查沙特尔和“电视塔加油站”,果然发现除了杜内尔之外,他们与多家公司有类似的交易,很有洗钱嫌疑。但是,2010年9月,55岁的雅内尼果然猝死,导致调查进程几乎就此中断。

到了2013年4月,多亏了女警长马雷纳敏锐的判断力。她在调查其他案件的时候,发现他们与沙特尔来往密切,这说明这么多年过去,沙特尔依然很活跃。她觉得此人很不寻常,于是找到安塞尔莫,希望监听沙特尔的电话。

从2013年7月11日开始,警方开始监听沙特尔的电话,发现他在与他人的通话中屡屡提及一个叫“表哥”的人。似乎这个“表哥”是整个案件的核心人物,但是谁是这个神话般存在的“表哥”呢?警方对此毫无头绪。

又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一条Whats'App语音中,马雷纳和同伴听到有人叫出了“表哥”的名字,“本托”。尽管就是这么一声,但是对他们来说,这就够了。他们火速赶到监听室,将“表哥”的声音与他们之前的一个嫌疑人进行比对。果然就是他:阿尔贝托•尤素福,昵称“本托”。他曾被卷入巴拉纳州银行腐败案,警方存了不少他的电话录音。

警方调查显示,“电视塔加油站”俨然是一个取款机,在2007年至2014年这些年中,非法资金往来达到至少1080万雷亚尔,涉及账户375个。

(下接第4节 铁面法官)

网友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加载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