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 苦出身
发布时间: 2021-04-02 05:08:1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老流 浏览次数: 评论:0

(上接第5节 联邦警察)

尤素福是个苦出身的穷孩子,7岁时就开始在隆德里纳机场卖小零食谋生。

“我一开始卖油炸馅饼pastel,但是那边已经有一家pastel店了。为了把我赶走,店主的儿子用弹珠枪朝我脸上打了一枪,到现在我的脸上都还有个疤。我妈说,不要跟人家抢生意。所以以后我就改卖小零食。隆德里纳机场对我来说,就是一所学校,”尤素福后来喜欢这样跟别人讲述自己的童年往事。

1980、1990年代,隆德里纳是巴西走私业务的重要中转地。尤素福对此耳濡目染,也开始走上了这条路。他学了飞行,开始驾机往返巴拉圭与隆德里纳,什么好卖就走私什么。

巴拉圭作为内陆国,毗邻巴西和阿根廷。属于巴拉圭的东方市与巴西的伊瓜苏和阿根廷的伊瓜苏港两个城市隔河相望。巴拉圭税低,谁有办法将货从巴拉圭弄回到巴西,在巴西出售,就能赚钱。1990年代,许多华侨赤手空拳来到巴西发展,他们的发家之路通常是“提包”(也就是去巴拉圭的东方市批发商品),从巴西的伊瓜苏通过友谊桥进入巴拉圭的东方市,在这里的批发市场上购买一大包各种小商品,再坐大巴车连夜返回所在的里约热内卢或者圣保罗,按照巴西的市场价出售。如此往复,通过多次“提包”赚取了第一桶金后,再自己开店或者直接做进出口贸易。不少现在事业有成的华侨,当年都曾经走过这条路。

尤素福干了几年走私攒了一些钱之后,因为机缘巧合,开始进入换汇行当。不过,“换汇掮客”这个钱并不足以概括尤素福的能耐。尽管那些年他的活动范围还只是在巴拉那州,但是俨然已经是当地炙手可热的一个人物。当巴拉纳州银行腐败案曝光后,尤素福的大名自然也在其中。2003年,莫罗签发逮捕令,将尤素福抓了起来。精明的尤素福一口答应配合调查,检举了多名参与本案的外汇掮客,并承诺以后金盆洗手。因此,几个月之后,他就得以恢复自由身了。

不过,显然尤素福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在后来的十年中,他不仅没有金盆洗手,能量反而越来越大。他的势力范围已经不再局限在巴拉那州,关系网遍布整个巴西,他已经成为给许多政客构建洗钱网络的“白手套”。

联邦警察估算,从2011年一直到他于“洗车”行动第一天被捕时,尤素福至少操作了3500起向境外倒汇的交易,总金额超过4亿美元。

他也不再是穷孩子了。在他被捕时,他在圣保罗拥有一栋价值300多万雷亚尔的豪宅,10多辆豪车,出行都乘私人飞机,还经常开游艇出海兜风。

自从2010年雅内尼死后,尤素福几乎是独自一人经营他留下来的腐败网络。他在巴西石油公司的合同中捞取回扣,再通过各种途径将钱洗白,转给进步党。因此,他与科斯塔越走越近,好得快穿一条裤子了,这才有了“任性”地送科斯塔一辆豪车的举动。

毕竟做的是亏心事,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让尤素福的健康大受影响。2013年9月,他突发心梗,差点送掉小命。好在他当时还有知觉,硬是凭着最后一口气,自己开车去医院看急诊,开到医院已经快挺不住了,心脏功能只有37%。“幸亏住得离医院近,否则那次就挂掉了。”他自己说。

那一次他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医生劝他多休息,但是尽管人还躺在医院,他在病床上仍然不停地在调度外汇买卖。

(下接第7节 内裤藏钱)

网友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加载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