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 瑞士账户
发布时间: 2021-04-02 05:01:15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老流 浏览次数: 评论:0

(上接第7节 内裤藏钱)

科斯塔有一个精干的律师团队,他们很快抓住莫罗针对科斯塔起诉书中的程序破绽,向联邦高等法院提出放人。这样,在被预防性关押59天之后,科斯塔回家了。

回到家后,科斯塔迫不及待地找来一位《圣保罗报》的记者,澄清自己的清白。他在新律师内里奥•马沙多位于里约热内卢的家中接待这位记者。访谈开始前,马沙多跟他确认:“你在国外有银行户头吗?”科斯塔斩钉截铁地回答自己没有任何海外账户。

“我没有参与洗钱,也没有海外账户,”他在访谈中这样告诉记者。

在国会进行陈述时,他又重复了这番话:“怎么会说我参与洗钱,这样的谣言是怎么造出来的?”

他几次三番这样表态,以至于让自己也对此深信不疑,甚至开始向警方讨回在他家查到的18万美元、1万欧元和75万雷亚尔现金,“家里放点钱又怎么了,有问题吗?”他告诉国会:75万雷亚尔是要付给自家公司员工的工资。至于那么外币,他说是自己的合法所得,只是“忘了”向税务机关申报。

但是,很快他就被打脸了。

就在他四处自证清白之际,巴西联警接到瑞士检察机关传来的情报:科斯塔在瑞士银行有多个账户,总金额达到2300万美元!

确认了这个消息之后,联警的人再次敲响了科斯塔家的大门。这次不再是清晨,而是下午4点,警方等不到第二天清晨再采取行动,因为担心科斯塔闻讯出逃。

瑞士方面提供的情况显示:2011年和2012年,参与位于伯南布哥州的阿布莱乌&利马炼油厂施工招标的企业,其中包括尤素福的GFD投资公司、MO咨询公司以及卡马戈•科雷亚建筑公司,多次向科斯塔的账户转钱。

阿布莱乌&利马炼油厂是卢拉总统任内的一个项目,位于他出生的伯南布哥州,于2005年启动。最初计划是建造一个日处理10万桶原油能力的冶炼厂,预算造价为25亿美元,但是最终却飙升到了185亿美元,其中原因固然有正常的预算增加,但是利用这个工程项目大搞腐败,虚报冒领的情况更是不少。科斯塔也从中获取了不少好处。

这样,在放出来不到一个月后,科斯塔再次被羁押。等到马沙多律师赶到时,科斯塔在他耳边低声承认:“我确实有海外账户。”

“监狱里的一周格外地长”,科斯塔这些年来锦衣玉食,十分受不了这样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日子,尤其是知道一旦被判有罪,他将面临4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他就不免有点胆战心惊。他是一个热爱家庭的人,希望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更何况9月6日是他的结婚纪念日,他早就邀请马沙多律师届时一定来“喝一杯”。

科斯塔的妻子、女儿和女婿也都建议他采取合作,做“污点证人”,以揭发换减刑。科斯塔最终同意了,在这个方面很有经验的贝阿特丽丝•普莱塔律师粉墨登场,帮助他与联警进行讨价还价,争取最好的交换条件。

最终,2014年8月27日,科斯塔签署了“戴罪立功”协议。巴西的“戴罪立功”协议类似于美国的“污点证人”协议。签署协议者是较为特殊的一种证人,他是犯罪活动的参与者,有犯罪污点,他可以为国家公诉机关作证,以换取免受刑事追诉或减轻、从轻指控的待遇。巴西的“戴罪立功”协议早在1990年代即写入法律,但是一直到了2013年之后,出于打击有组织犯罪的需要,才在司法实践中被频繁应用。

科斯塔在协议中承诺上缴一切非法所得,包括在海外的隐匿资金;如实交代所犯罪行的来龙去脉,并检举揭发其他涉案嫌疑人。当然,一旦他没有如实招供而被警方发现的话,他就将失去戴着跟踪器居家服刑的机会。

(下接第9节 污点证人)

网友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加载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