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 污点证人
发布时间: 2021-04-02 04:58:56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老流 浏览次数: 评论:0

(上接第8节 瑞士账户)

2014年8月29日,科斯塔开始招供。负责首次审讯的就是给“洗车”行动命名的女警官艾丽卡·马雷纳。

科斯塔于1977年入职巴西石油公司,通过自身努力,终于做到了高管,但是要想再上一步,成为公司领导,那还需要政治上的助力。就在这时,进步党的雅内尼递来橄榄枝:进步党可以推荐他,但是需要他日后有所回报。科斯塔在职场上混迹多年,知道里头的猫腻,但是利欲熏心的他还是抵不住诱惑,一口答应了下来。

巴西政坛碎片化严重,每次选举时各党派都要搞拉帮结派的把戏,一旦上台就会搞“排排坐、分果果”的游戏,国企的重要岗位自然也都是他们紧盯的目标。巴西石油公司总裁和各部门总经理的职务,个个都是肥缺,目前月薪在40万雷亚尔以上,是总统工资的10倍以上。执政联盟的各党派分配利益,各自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比如,劳工党可以指定巴油总裁以及服务、天然气及能源、勘探及生产、财务四个部门总经理;进步党分到的是巴油供应部总经理的位置。因此,经由进步党推荐,科斯塔顺利地当上了供应部总经理。

玩家人选确定之后,游戏就正式开始了。玩法是这样的:各部门的合同,交由某一家公司执行时,这家公司会将回扣打给指定账户,其中一部分由经手人员作为“辛苦费”中饱私囊之外,大部分都会交给相关政党,其中包括正式的政治捐赠,但是更多的金额则通过种种方式进入到政党的小金库中,弥补竞选资金不足。

根据科斯塔的供述,巴西石油公司圈定了16家有能力承接重要合同的企业,叫做“16家公司俱乐部”。这些公司的代表会不定期在里约热内卢或圣保罗举行会议,确定由哪一家来承揽某一项合同,其中回扣比例是多少,而招标委员会则根据他们商谈的结果确定招投标条件。通常,巴西石油公司允许中标企业在工程项目中获得10%至20%的利润。在这个基础之上,再加上1到3个点(通常都意味着几百万的数字)。额外加上的这几个点,最终要返还给对应的政党。如果企业不按照这个规则行事,那么自然会有办法卡着你:仅仅是延迟付款这样的做法,就会让企业不得不低头了。

由于科斯塔是进步党的“白手套”,他所在部门合同执行过程中产生的回扣,通常这样分配:60%留给进步党,20%是洗钱的成本,剩下的20%由他和尤素福瓜分。在这20%中,科斯塔和尤素福七三开,他占大头。长袖善舞的尤素福负责资金运作,通过他所成立的各种企业收受回扣,打给相关的各个去处。

听到这样赤裸裸的“生财之道”,审讯人员们集体陷入了沉默。他们知道这个案子很重大,但是没想到会大到这样的地步,一旦曝光,整个国家的政治生态将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科斯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审讯人员也已经见怪不怪,等待其他证据的出现,一环扣一环,从而将整个腐败网络彻底捣毁。

这一年的10月1日,科斯塔交代完毕,警方履行了承诺,允许他返回家中以居家软禁的方式继续服刑。他抵达里约时,多架电视台派出的直升机一路跟拍。“就像是好莱坞电影一样。我回到家拥抱妻子和女儿时,有两架直升机还一直在拍。一架在上,一架在下,差点相撞。”科斯塔后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下接第10节 尤素福招供)

网友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加载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