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 劳工党涉案
发布时间: 2021-03-26 05:37:1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老流 浏览次数: 评论:0

(上接第11节 连锁反应)

那几年是劳工党执政时期。工人出身的卢拉在前几次大选中折戟之后,初心不改,愈挫愈勇,终于赢得2002年大选的胜利,2003年就任总统,2007年再度连任。他在任期间,巴西经济蒸蒸日上。2008年又因为发现了大量近海“盐下层”石油储备,使得巴西石油公司更加炙手可热,摇身一变成为全球最大石油公司之一。

尽管几位“污点证人”均闪烁其词地提到劳工党涉案,但是审讯人员深知兹事体大,如果缺乏明确的证据,不仅难以撼动权倾朝野的劳工党,反倒会造成案件调查程序的被动。

就在这时候,一位关键人物主动投案。

佩德罗·巴鲁斯科曾是巴西石油公司服务部的高级经理。按照他的说法,他才是真正负责服务部运作的人,他的顶头上司雷纳托·杜克更喜欢做的事是迎来送往和抛头露面,在部门里是一位“甩手掌柜”,业务都由他来主持。

不过他自己也不是一个忙得不可开交的人。由于海外账户的钱足够他几辈子开销,因此他也是美酒不断,雪茄烟不离手,还是1920年由英国人创建的里约热内卢加维亚高尔夫俱乐部的会员。只是,他自己当时得了骨癌,想着来日不多,所以良心发现,决定自首,将掌握的一切内幕和盘托出。

巴鲁斯科告诉审讯人员,在2005年至2010年间,他经手了60多个合同,从中得到至少5000万雷亚尔的回扣。当然,他的上司杜克拿到的会更多。此外,因为他们对接的是劳工党,所以按照他的说法,通过他经手的项目,劳工党拿到的回扣在1.5亿美元至2亿美元之间。劳动党方面跟他联系的是当时的司库若昂·瓦卡里·内托。因为他每次总是背着双肩包来见面,所以在他们的黑话中,给他分配了一个“背包男”的代号。

这是一个精细的人。他将每一次收受贿款的金额和相关人员都记录在一个私密文件中,时间地点人物,一应俱全。他也负责处理杜克的那一份回扣。杜克要求他每两周提供5万雷亚尔现金,必须要亲手交给他。这些都被他一五一十地记录在了文件中。

当然,在这个文件中,所有人都是化名。比如他的上司杜克代号是MW,来自著名美国歌手弗朗克·辛纳特拉的名曲《My Way》(我的路)。他自己则是女性化的萨布丽娜,纪念他的一位前女友。

审讯人员拿到他的档案文件后,如获至宝,因为上头除了名字代号,甚至还有银行账号。他们不仅为这个人做事的井井有条感到佩服,尽管他做的是十恶不赦的坏事。巴鲁斯科承认,在“洗车”行动被媒体曝光后,他一度害怕地删掉了部分文件内容,但是最终又靠着记忆重新补了回来。一切都在他缜密的脑子里保存着。

巴鲁斯科也如实交代了巴西石油公司和提供油气服务的荷兰SBM离岸公司之间的勾当。这是当年震惊荷兰的丑闻。SBM靠贿赂巴西石油公司的相关人员,赢得了巴西石油公司租用其油气船的天价合同。丑闻曝光后,SBM向荷兰当局支付了2.4亿美元的罚款,并且赔偿了巴西石油公司14亿雷亚尔。

2015年9月,巴鲁斯科被判18年零4个月开放式监禁,其中头两年必须戴跟踪器,每晚8点至次晨6点必须在家,每周还要花30个小时做义工。除此之外,他退回了高达1.82亿雷亚尔的赃款,最终都由检方还给了巴西石油公司。

(下接第13节 这是什么国家啊?)

网友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加载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