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 连锁反应
发布时间: 2021-03-26 05:31:0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老流 浏览次数: 评论:0

(上接第10节 尤素福招供)

科斯塔和尤素福做了“污点证人”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引起了连锁反应。和Toyo Setal公司有关的两个嫌疑人儒里奥·卡马戈和奥古斯托·里贝罗·门多萨,也提出要如实坦白,以争取宽大处理。

这一年的10月22日,两人签了“戴罪立功”协议。29日,门多萨先做陈述,他向审讯人员详细介绍了从中标、虚报冒领到政治献金的一条龙操作方式。比如,他的公司向劳工党提供捐赠,一切看起来合理合法,但是其实涉及的资金来自执行巴西石油公司合同产生的回扣。

这些大建筑商组成的“俱乐部”,给各个大项目都起了外号,比如位于里约热内卢的石油化工工业园,叫做“弗鲁米嫩塞老虎机”。巴西是个足球大国,足球俱乐部众多,各级联赛也多。建筑商的腐败网络,也沿用了联赛与俱乐部的方式。门多萨交代,2011年他做了一份“俱乐部游戏规则”,将16家公司当成不同的俱乐部,参与投标是“联赛”,标的就是“冠军头衔”。

这些情况,审讯人员都是第一次听说,因为科斯塔和尤素福虽然知道存在着这么一个“俱乐部”,但是他们并没有参加“俱乐部”的会议,无从知道具体操作规则。但是门多萨则是当事人之一,了解内幕。

与此同时,Toyo Setal公司也在2015年2月和负责打击经济犯罪的保卫经济行政理事会(Cade)签了认罪协议,揭发了23家参与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的企业。如果不签认罪协议的话,对这家公司的罚款将会高达企业营业额的20%。

门多萨揭发了巴西石油公司负责服务部门的总经理雷纳托·杜克,称就是他负责与建筑商进行对接。杜克收受了至少6000万雷亚尔的贿款。此外,建筑商对劳工党的回扣返款也会通过政治献金的方式进行。

门多萨签署的“戴罪立功”协议规定,除了如实招供之外,他还必须缴纳1000万雷亚尔罚金。尽管这笔钱付的他有点肉疼,但是好歹免除了入狱服刑的命运。

在门多萨进行招供的同时,卡马戈也到巴西最高检察院位于圣保罗的办事处进行了陈述。卡马戈的父亲是一位知名的动物学家,因此他从小就喜欢马,曾是圣保罗马术俱乐部主席,拥有巴西最有名的赛马养殖场之一。

卡马戈名下有三家企业,都与尤素福之间有财务往来。警方由此判断,在这个腐败的网络中,他也是一位操盘手,负责向相关政党输送利益。在2010年大选中,他是全巴西政治捐款最多的自然人之一,达到了112万雷亚尔。

卡马戈交代的内容更是劲爆。他承认曾向巴西民主运动党的费尔南多·索阿雷斯(熟人称其为“巴伊亚人”费尔南多)支付至少3000万美元;承认自己在瑞士、美国和乌拉圭都有账户,在2005年至2012年间向海外转移至少7400万美元;他也曾负责伪造虚假合同,向劳工党、巴西民主运动党和进步党的小金库打款。

交代完毕后,卡马戈支付了4000万雷亚尔的罚款,避免了牢狱之灾。

(下接第12节 劳工党涉案)

网友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加载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