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 这是什么国家啊?
发布时间: 2021-03-26 05:12:46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老流 浏览次数: 评论:0

(上接第12节 劳工党涉案)

天刚亮,雷纳托·杜克位于里约热内卢巴哈区的豪宅就听到了有人敲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一边给自己的律师打电话,一边开了门。果不其然,几位警察一进门,就开始翻箱倒柜搜寻证据。

这一天是2014年11月14日,“洗车”行动在里约热内卢、圣保罗、伯南布哥、米纳斯四个州和巴西利亚联邦区开展了第七阶段的抓捕和取证工作。300名联邦警察和50名联邦税务官参加了行动。除了杜克,被抓的还有其他24人,其中包括8家大建筑商的20名高管。

和科斯塔一样,杜克也是在巴西石油公司内部成长起来的高管。他1978年通过招考进入公司,仅比科斯塔晚一年。2003年,他成为负责服务部门的总经理。推荐他的是当时权势一手遮天的若泽·迪尔塞乌,时任巴西总统府民事办公室主任一职,卢拉总统的左膀右臂。

杜克的任期从2003年开始,至2012年结束。之后,他也和科斯塔一样,开了一家咨询公司,继续和他的老东家合作,同时也通过这家“披羊头卖狗肉”的咨询公司,继续收受涉案公司尚未结清的回扣。

“是搜查和扣押令吗?”律师在电话中问杜克。

“是搜查和扣押令。”

“只是这样?没有逮捕令吗?”

“没有,没有看到。”

……

“警察让我带上换洗衣服,这是要干什么?”杜克在和律师的对话中,显得似乎还没有做好准备。

“带上常吃的药,衣服……你得问清楚,是在里约热内卢还是……”

杜克停止和律师的电话,大概是与前来搜查的警察确认了,之后愤怒地告诉自己的律师:“他说我得去巴拉那。这是怎么回事,哥们?这是个什么国家啊?”

后来披露的这段杜克与律师的通话记录,让人看了不仅有点同情他的“天真烂漫”。

杜克被抓,与Toyo Setal公司案的两位“污点证人”对他的指控有关。根据他们的供词,杜克通过一家叫做德雷诺斯的离岸公司,收受了巨额贿款,存在他在瑞士的银行户头上。

在这一天行动中落网的,还有玛丽斯·科雷亚,她是时任劳工党司库瓦卡里的妻姐。

但是,在这次行动中,一位关键人物逃脱了。根据科斯塔的供述,外号叫做“巴伊亚人费尔南多”的费尔南多·索阿雷斯是巴西民主运动党在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中的联络人。警方四处寻找,但是不见踪影,有人因此怀疑是内部有人走漏了情报,让他提前出逃了。

警方一直不太清楚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比如,当办案警察清晨抵达奥亚斯建筑公司总部时,竟然已经有三名律师早就等在了公司里。警察对此原因心知肚明,但还是根据程序询问了一下:为什么你们这么早就在公司了?律师们回答:我们习惯于早到。现场甚至还有一位《圣保罗报》的摄影记者噼里啪啦地拍照,被带队警察要求他立即离场,而律师们则装无辜,称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不知道他怎么就来了。

不过,自从这一年8月份有关科斯塔和尤素福同意做“污点证人”的消息传出后,一些涉案的大佬们忧心忡忡,惶惶不可终日,不敢在家中居住,四处睡宾馆。比如,盖洛斯·卡尔万公司的总裁伊尔德丰索·克拉雷斯在里约热内卢的法萨诺酒店被捕,这是一家顶级酒店,一晚房价在2000雷亚尔以上。奥亚斯公司的总裁若泽·阿尔德马里奥·皮涅罗当天乘坐私人飞机刚落地萨尔瓦多,就在机场被捕。警察们立即请示了在库里蒂巴坐镇的莫罗法官,莫罗随即签发了一张针对其私人飞机的搜查令,连人带飞机,一样都不放过。

(下接第14节 拘留所生活)

网友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加载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