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 瑟瑟发抖
发布时间: 2021-03-26 04:56:30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老流 浏览次数: 评论:0

(上接第14节 拘留所生活)

在那个时候,若昂•瓦卡里•内托的名字就已经被许多证人所提及。他本人虽然仍然逍遥法外,但是他的亲戚玛丽斯•科雷亚已经落网。警方之所以盯上玛丽斯,是因为在监听尤素福的电话时,听到他安排奥亚斯公司的人给她送去了11万雷亚尔,而尤素福本人也给她拿了24.4万雷亚尔。

2015年2月5日,“洗车”行动进入第九阶段。这个阶段以著名美国歌手弗朗克•辛纳特拉的名曲《My Way》(我的路)来命名,就是巴鲁斯科在私人日记中给他的顶头上司杜克起的代号。

这一天烈日炎炎,里约热内卢的许多高档小区都出现了联警的身影,除了新抓捕了一批嫌疑人之外,警方又缴获了一批艺术品,转给了位于库里蒂巴的奥斯卡•尼迈耶博物馆收藏。自“洗车”行动开展以来,这家博物馆的藏品丰富了不少,甚至还举办了“洗车”行动罚没艺术品展。

在同一天,瓦卡里位于圣保罗的家中也迎来了不速之客。瓦卡里知道是警察上门,但是他就是不开门。双方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警方不得不采取暴力手段,破门而入。看到警察出现在面前,瓦卡里显得十分紧张,浑身发抖。直到警察告诉他,今天不是来抓他的,只是来请他去联警圣保罗总部做个证供,他才缓和下来。

瓦卡里于1990年加入劳工党。因为懂金融,他做过劳工党负责财务的书记,也在劳工党的推荐下,做过圣保罗银行家住房合作社主席,涉嫌于2002年至2004年间利用这家合作社为劳工党牟利,导致出现超过亿元雷亚尔的巨额亏空。这起案件于2010年曝光,瓦卡里也遭起诉,但是案件调查进展缓慢,2016年最终因“证据不足”而匆匆结案。

在这一天的证供中,瓦卡里否认自己及其妻姐玛丽斯参与任何有关巴西石油公司的腐败案。之后,在国会中就巴西石油公司一案接受议员问询时,瓦卡里一样矢口否认自己涉案。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2015年4月15日,瓦卡里终于在“洗车”行动第12阶段中被捕。据巴鲁斯科供述,瓦卡里曾以劳工党的名义,收受了至少2亿雷亚尔的回扣。其他一些建筑商的证词,也部分证明了这一点。随后,劳工党发布一个声明,称瓦卡里因“个人以及司法方面的原因,请求辞去司库职务”。

在这之前的2015年3月15日,玛丽斯也一度被捕。不过,警方在处理有关抓捕玛丽斯的证据中犯了一个错误。他们引用的是一段玛丽斯从瓦卡里银行账户中取款的视频。但是事实上,视频中的女人并不是玛丽斯,而是她的妹妹、瓦卡里的妻子吉塞尔达。因此,玛丽斯在被关押了8天后,就得以获释了。

(下接第二章 第1节 雅诺名单)

网友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加载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