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远方来 智中民间交往诗意盎然
发布时间: 2020-12-17 05:25:49 来源:南美侨报 作者:林飞 浏览次数: 评论:0

【南美侨报特约记者林飞报道】自从到智利参加过诗歌交流活动后,诗人周瑟瑟感觉自己是智利人在北京的朋友,“因为他们生活的家园我到访过。”而对即将结束在智利六年工作生活回到中国的学者孙新堂来说,他脑海中有太多涉及两国人文交流的故事。

插上诗歌翅膀的中智友谊

“有智利诗人来到北京,我们总会约着吃饭。在心里就觉得彼此贴近,因为他们生活的家园我到访过,他们走过的街道,我也走过。”回忆起2017年到智利十几天的时间,到访智利著名诗人聂鲁达的故居等地,周瑟瑟形容这是一场中国诗人与智利诗人延续友情的“旅程”。

周瑟瑟(右一)接受当地媒体专访,翻译家孙新堂(左二)现场翻译 。受访者供图

“每次我都使劲地想/使劲地想回家的路/想把妈妈抱在怀里/妈妈老了/一个人坐在夜里/一天天等我回家……” 2017年,周瑟瑟在智利圣托马斯大学举办的诗歌朗诵会上,朗诵了自己创作的《妈妈》《林中鸟》和《洗衣机里的小孩》等诗歌。

“诗歌朗诵会现场来了很多观众,他们不一定是诗人,但对中国诗人的到来充满了热情。”让周瑟瑟感动的是,一位92岁的诗人和一位70多岁的诗人参加了朗诵会。“我朗诵的是写妈妈、写故乡的诗,现场有观众表示,即使不翻译,通过中国诗人的身体语言,语气和节奏,也能感受到中国诗歌的魅力。”

“中国发展速度非常快,当地人由此想要了解中国的文学是什么样的,中国人在思考什么。”周瑟瑟能感受到智利人想要了解中国诗歌的愿望,而他也对智利以及拉美诗歌有了更深入的认识。

他在《当中国当代诗歌进入拉美》中写到,拉美的诗歌文化并不只是聂鲁达、米斯特拉尔、帕斯、巴列霍、卡彭铁尔、富恩特斯、科塔萨、穆尼蒂斯这些诗人,还有胡安·赫尔曼、马加里托·奎亚尔这些优秀的当代诗人,以及拉美民众对于诗歌的热爱。

在朗诵会上,智利诗歌的节奏与短促的语气让周瑟瑟印象深刻。他也在现场创作了诗歌《世界尽头》:“7000只荷斯坦小母牛/从智利南部蒙特港登陆天津港/两年以后/我来到小母牛的国家/它是世界的尽头/如果我今晩/在智利打一口井/穿过深井就能回到中国……”

据了解,《世界尽头》被收录在智利诗歌杂志《笔记本》推出的“中国当代诗歌专刊”中,以纪念智中建交50周年,让更多智利读者了解中国诗歌。

北京学者孙新堂与智利结下“不解之缘”

北京语言大学西班牙语系教师、智利大学讲座教授孙新堂即将结束在智利六年的工作生活回到中国,但是他知道,推动智利和中国人文交流的行动不会就此结束。

孙新堂与智利的缘分,开启于2005年。当时孙新堂公派到智利,为某单位公职人员开展中文教学课程,为期一年时间。

学者孙新堂主持导演谢飞与智利导演编剧协会主席洛佩斯对谈。受访者供图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智利人的真诚与热情,渗透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让孙新堂印象深刻。“在生活用品、买菜做饭等方面,她们帮我快速熟悉周围环境。”

“他们对本国的文化有着很浓的自豪感,非常渴望让远道而来朋友了解其自然景观、历史文化。” 孙新堂永远都会记得,智利人带他参加各种节庆活动、品尝酸皮斯科酒(Pisco Sour)、跳奎卡舞的情形。

在一年的语言课程结束后,孙新堂乘坐飞机离开。“学生到机场为我送行,事后我才知道他们是看着我的飞机起飞后才离开。”

2014年11月,孙新堂第二次踏上智利的土地,开展语言、文化交流方面的工作。期间,他曾将中国作家、学者、电影人、音乐人等邀请到智利开展交流。

近年来,中国和智利经贸往来更加紧密,孙新堂明显感觉区别于第一次来智利,当地人学习中文的兴趣,渴望了解中国的意愿更加强烈。

“从政府到民间,当地人对于中国的关注变得立体和多元。很多智利人因为留学、商贸等原因到过中国,提到中国他们都表现得非常友好。”让孙新堂感到最为欣喜的是,他参与和推动了智利教育部中小学汉语大纲的拟订和执行,2019年汉语正式进入智利中学课程。

孙新堂近年来组织了“中国作家讲坛”“中国电影人拉美行”等一系列活动。策划这些活动的过程中,孙新堂推动两国文化深入融合,并且产生了持续性的效果。

以“作家讲坛”为例,孙新堂邀请作家时,会选择有作品已经被翻译成西班牙语且在智利出版发行的中国作家,提前进行活动预热;邀请中国作家参与当地影响力大的活动,如圣地亚哥国际诗歌节、国际书展;邀请智利的评论家、作家为中国作家写书评,如智利著名作家、前作协主席拉蒙·迪亚斯。

2019年8月,中国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来到智利,举办多场演讲和交流会。孙新堂称,活动开始前,莫言的《蛙》《红高粱》等作品在智利销售一空。

孙新堂还曾邀请中国导演谢飞来智利交流,当时智利导演罗德里格(Rodrigo Ortuza)也参与了这一活动,并提到一个与中国有关的电影题材。“这部电影后来落地,就是再现百年前华人历史的中智合拍电影《天朝勇士》。”

六年时间里,孙新堂的脑海中有太多涉及人文交流的故事。“正是在这一个个故事中,在这一个个人物身上,中国和智利两国的交往更加密切,了解更加深入。”

孙新堂还承担了《笔记本》“中国当代诗歌”专刊的全部选编和翻译工作。在这本专刊的前言中,他写道:“专刊是跟随聂鲁达和艾青的脚步进行中拉诗歌交流的最佳途径,假如聂鲁达本人在世,定会乐见这一成果。”

(编辑:程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