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教师和智利丈夫的“麻辣生活”
发布时间: 2020-12-17 06:11:12 来源:南美侨报 作者:曾杰 浏览次数: 评论:0

胡苏一家在圣地亚哥的餐厅吃饭。受访者供图

【南美侨报特约记者曾杰报道】今年是胡苏嫁到智利的第七年,在首都圣地亚哥办中文学校的她,和丈夫育有一个4岁多的女儿。胡苏时常会在微信朋友圈分享工作和生活,旅游、美食、带娃、上课……一幅幅多彩的画卷引得不少中国朋友啧啧称羡。

近日,刚刚结束度假的胡苏女士接受南美侨报采访,向记者讲述了她在智利的“麻辣生活”滋味。

是什么让重庆妹子远嫁智利?

胡苏与丈夫Nicolas的这份姻缘,源于在很多中国父母看来不太靠谱的“虚拟世界”——互联网。2012年,作为社交平台的QQ风头正盛,微信又在中国兴起,胡苏便是在这一年与Nicolas成为“网友”。

Nicolas当时被派遣到中国工作,“两人见面后,觉得挺聊得来的,就开始慢慢相处。”胡苏说,第一次见到这位智利男孩,觉得他很腼腆,“不像我们印象中的老外那样奔放,很谨慎,典型的一个理科直男的形象。”

胡苏是个重庆姑娘。她那时在一家酒窖做葡萄酒,与Nicolas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两人就开始考虑结婚的事情。胡苏说,不像一些年轻人那样一见钟情,或者男生要追女生很久,“你看着觉得对,那就对了。”

第一次带Nicolas回家见父母的情形,胡苏至今记忆犹新。“当时他买了个礼物,我问他是什么,他也不说,只说要给我爸一个惊喜。后来到了我家,准备要打开的时候,我还是不放心,最后打开一看竟然是个钟!”这可把胡苏吓了一跳,赶紧把礼物换了。她笑说,“这要让我爸看到,事情可就大了。”

送钟谐音“送终”,在中国民间被视为禁忌,因此赠送时钟这种行为被视为大不吉利。而问起Nicolas为何会买钟表做礼物时,他表示,只是单纯觉得这个礼物很好看。据胡苏描述,礼物被换掉后,这位“准女婿”还很疑惑,甚至还有点小生气,一直问“为什么?为什么?”

对于远嫁智利,胡苏还是有些顾虑的,“毕竟离中国太远了,父母也很舍不得,但没有办法,他们最终尊重了我的选择。”

2013年,胡苏随丈夫来到智利。3年后,两人生下女儿,如今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公主”俨然成了胡苏微信朋友圈里的“开心果”,不时以搞怪的姿态在短视频或照片里现身。

像很多夫妻一样,胡苏和Nicolas刚开始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磨合。Nicolas让胡苏感到他“是一个很好的丈夫”。Nicolas在智利的天文观测站工作,据胡苏介绍,两人有了孩子后, Nicolas承担了一大半的家务,“特别是(新冠)疫情期间,我还要工作,家务和小孩这部分基本都是他主要负责照顾。”

在孩子上学问题上,胡苏认为,智利父母在育儿方面综合了中国和欧美的风格,他们对孩子虽然也会有要求,但不像中国那么“疯狂”。疫情期间,有朋友问胡苏一家会不会回中国,丈夫直呼“不会”,说“中国小孩太可怜了,总在学习,应该有更多休息和玩耍的时间。”

在中国许多城市,父母不仅严格要求孩子的学业,还会给孩子报各种课外辅导班、兴趣班。胡苏坦言,如果回到中国,她可能也会像很多中国父母一样,“别的小孩都在学,你自己小孩不学就觉得过不去嘛!”

学习中文需求更强 她办中文学校信心坚定

作为一个“资深”重庆人,胡苏在智利是如何满足口腹之欲的呢?

火锅当然是必不可少的。胡苏表示,“重庆火锅嘛,别说在中国以外,出了重庆都基本吃不到,所以每次回去都会吃好多。自己也会从重庆带来底料、调料,然后在智利这边去煮。”

想吃川菜的时候,胡苏会到中餐馆解馋。“这边华侨华人蛮多的,中餐馆也很多。”她说,外卖近年来在圣地亚哥兴起,中餐外卖也可以送上门。

不过,想要吃到地道的中餐,花销可不少。“记得有一次点了个鱼香肉丝、京酱肉丝、还有一个炒蔬菜,这样一顿大概2.7万比索,折合人民币250元左右吧。”

重庆人爱吃辣,在胡苏的影响下,丈夫现在比她更爱吃辣、更能吃辣。“而且我老公还吃花椒,他以前不知道花椒这个东西,后来接触之后就很喜欢,有时候他甚至把菜里面的花椒捞出来嚼两颗。天呐!我都觉得挺麻的。”

一家三口,智利爸爸和中国妈妈都能吃辣,作为混血宝宝的女儿却暂时没有这个“口福”。胡苏说,现在丈夫不给小孩吃辣的,说她太小,吃辣太多不健康,“他经常跟我说他们学校会讲健康的饮食结构是怎么样的,比如说每天要吃多少蔬菜,吃多少主食,每周要吃多少白肉多少红肉,我是比较随性的人,但他都是要控制的。”

胡苏曾经带丈夫到过成都、丽江、广州、香港、北京、上海等地,“他比较喜欢吃粤菜,川菜虽然也喜欢,但是他认为天天吃不健康。”

胡苏在圣地亚哥开办的中文学校,主要面向华侨华人子女,包括3至13岁的孩子,还有一些学西班牙语和对外汉语的成人。胡苏称,学校创办至今才5年左右,但也算是在智利的第一批中文学校,去年她刚从朋友手里接手过来,不料没过多久新冠疫情来袭,身上的压力陡然增加。

“之前大概有70多个学生,10个中文老师和几个西语老师,现在学生只剩1/3,老师也离开了几个。”胡苏说,疫情期间,大部分学生本来学校网课排得很满,中文又不在考核范围内,所以很多父母干脆就把中文课停了。

生源减少,加之迟迟无法复课,校舍租金并未减免,胡苏索性退租,做起线上教学。近日,她的学校“优学”还与另一家学校“嘉叶”合并为“嘉叶&优学智利中文学校”,一个擅长文化课,一个主攻艺术课,“这样大家减少竞争,共同取暖,经营压力会小很多。”

疫情何时结束尚无眉目,但胡苏表示,中文学校她会坚持办下去。

“近些年,到智利生活的华侨华人越来越多,包括有很多中企外派的人,从欧洲过来的,还有一些人从美国来。这边中文学校虽然起步晚,但以后会应该会往更广阔的方向走。”胡苏认为,随着中国影响力的提高,越来越多华侨华人开始让子女学中文,这一块肯定是会越来越有发展的。

到今年圣诞节,胡苏在智利生活就满7年了。结婚后,胡苏每年至少回一次重庆娘家。但今年暴发的新冠疫情,中断了她回国的路程。她盼着疫情早日结束,中文学校再次聚满学生,自己也能再回重庆,见父母,约朋友,吃火锅。

(编辑:程梓)